今年前三月住户存款增加6万亿近乎去年全年 个人贷款大规模代替企业融资

冉学东 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存款增速下降是大势所趋。 同时,存款存在结构性现象,即单位存款增速放缓或停滞,而居民存款明显增加。 这是中国经济的调整和转型期。 预计会有戏剧性的财务反应。 家庭存款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个人存款,是相对于单位存款而言的。 在央行的信贷资产负债表中,单位存款被称为非金融企业存款。 今年3月,我国家庭存款77.66万亿元,去年12月为71.60万亿元,今年前三个月增加6万亿元。 ,可以看出涨幅最大的是1月份。 其中,1-2月增加5.2万亿元,远超历史同期水平,3月再增加8864亿元,应该与春节有关。 去年前三个月,新增家庭贷款约4万亿元,今年足足增长50%。 不仅是前三个月,近年来,家庭贷款增速进一步扩大。 去年全年家庭存款由2017年12月的64.38万亿元增加到2018年12月的71.60万亿元,增加近7万亿元。 而这个数字从2017年12月的59.77万亿增加到2018年12月的64.38万亿,增加了5万亿,可以看出增速是直线上升的。 在此过程中,单位存款增速有所下降。 今年3月,非金融企业各项存款56.46万亿元; 去年12月为56.19万亿元,前三个月的增幅仅为1000亿元。 存款从2017年12月的54.13万亿增加到56.19万亿,增加2万亿; 非金融企业存款从2016年12月的50.14万亿增加到2017年12月的54.13万亿,增加4万亿,2015年12月为42.98万亿,增加8万亿。 可以看出,增长率已经大幅下降。 这种情况是如何产生的? 按照金融的原理,贷款创造存款,所以可以推断,近年来家庭贷款增速也有所上升,非金融企业贷款增速也应该下降,所以可以上市 最近几年。 用于验证的银行数据。 据媒体统计,2017年上市银行消费信贷增长近20%。 2017年,零售贷款和个人贷款占比上升,尤其是股份制银行。 比如以零售闻名的招商银行,2017年零售贷款占比提升至50.08%。城商行和农商行中,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常熟银行、张家港银行 个人贷款占比提升更为明显。 2017年,上市银行新增信贷资源进一步向零售领域倾斜。 零售贷款占贷款总额的比重提高3.1个百分点。 其中,五大行新增零售贷款仍以房贷为主; 股份制银行新零售贷款进一步向消费延伸。 场倾斜。 此外,住房贷款的增长率也很高。 2017年,5大银行和8家股份制银行增加了个人住房贷款。信用卡贷款也在突飞猛进。 从发卡量来看,2017年多家银行近一倍。民生银行发卡量同比增长119.41%,新发卡1040.22万张,累计发卡量 达到3873.86万。 工行信用发展卡发卡量同比增长107.39%,累计发卡量达1.43亿张; 2017年兴业银行新发卡1,022.43万张,同比增长91.93%,累计发卡3,104.66万张。 2018年,家庭部门贷款占比持续上升,由1月份的31.09%上升至10月底的80.86%。 2018年10月,家庭部门新增贷款5636亿元,占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的80.86%。 企业部门贷款的急剧下降突显了前十个月家庭部门的份额逐渐上升的趋势。 2018年末,五大行个人贷款增速在15%左右; 股份制银行中,平安银行增速最高,达35.90%; 从城商行和农商行看,长沙银行增速最高,达57.26%,宁波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江阴银行增长30%左右。 2018年,5大银行对公贷款增速均出现下滑,其中农行、建行降幅明显,从上年的14.50%下降到5.97%,从9.87%下降到0.84%。 一般来说,企业存款有一半来自投资,投资形成的贷款来源于存款。 家庭存款主要是企业发行的消费信贷和工资收入。 在经济形势波动不大的前提下,可以肯定的是,家庭收入没有明显增加。 增长的话,消费信贷的增加是家庭存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 消费贷款是近年来金融机构的主题。 几乎所有金融机构都将业务重心转向消费贷款。 但是,很大一部分消费贷款不是用于消费,而是进入房地产市场或股市。 对于家庭来说也是如此。 贷款激增的一个原因进一步增加了金融风险。 无论如何,中国经济已经发生了快速转型,在金融业的表现也非常抢眼。 企业融资减少,投资疲软,银行信贷集中在个人消费领域。 这对未来中国宏观经济意味着什么,显然缺乏应有的监管关注。 与金融领域的研究一样,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投身互金行业失利 熊猫金控剥离金融资产遭问询

在北京报道未能加入互联网金融后,熊猫金控因剥离互金资产被上交所质疑。 12月17日,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询价函,要求公司出售所持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商银行”)(100 万元)。 股票),主要包括:资产出售后,是否存在主要资产为现金或无具体经营业务等情况。据了解,交易前,熊猫金控持股3.33% 持有莱商银行股份; 本次交易完成后,熊猫金控将不再持有莱商银行的股权。 经交易各方协商确认,拟出售资产的交易价格为2.75亿元。 但经上交所审核,认为熊猫金控提交的重大资产出售报告草案尚有4个问题需要进一步说明和说明。 交易价格是否合理。 熊猫金控此前披露,本次交易以2017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采用市场法、评估法,评估价值2.7亿元。 根据莱商银行官网披露的2018年半年度财务数据,其净资产为89.23亿元,持股3.33%对应的净资产约为2.97亿元。 交易价格对应PB为0.93倍。 上交所要求其说明未披露2018年上半年标的资产财务数据的原因,是否仅选择市场法作为符合相关规定的评估方法,交易价格是否 0.93倍PB是合理的。 关于2018年短线交易规避亏损。熊猫金控披露,其持有莱商银行3.33%的股权,于2015年收购,至今未收到莱商银行的现金分红。 不计交易成本,本次交易预计将产生超过千万元的投资收益。 一笔不计复利的交易的年化收益率约为 1.27%。 上交所要求其额外披露投资收益,并说明是否达到了此前重大资产购买报告披露的预期效果。 亏损的短期交易行为。 关于剥离共同黄金资产后获得的现金的主要用途和使用计划。 据披露,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熊猫金控先后出售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70%股权、广州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100%股权。 、浏阳银湖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 公司资产负债和经营活动的具体构成。 购买或出售相关资产的决定是否审慎。 据介绍,熊猫金控于2014年以8300万元的价格出售了浏阳农商银行5%的股份,并于2015年收购了莱商银行5%的股份。上交所要求熊猫金控补充披露公司连续收购和出售中小银行少数股权的主要考虑因素、对上市公司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的具体影响、收购和出售相关资产及业务转型的决定是否属实 审慎性,是否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金控原为熊猫烟花,于2001年上市。2014年,熊猫烟花转型为互金产业,开展P2P网贷和小额贷款业务。 2015年,熊猫烟花正式更名为熊猫金控。 值得注意的是,在进入互金行业初期,熊猫金控的业绩也取得了很大的提升。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其净利润分别为-914.05万元、1398.18万元、2013.82万元,同比增长31.9%、252.96%、44.03%。 但自2017年下半年互金行业进入调整期以来,熊猫金控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数据显示,虽然熊猫金控2017年实现净利润1371.49万元,但降幅高达31.90%。 2018年前三季度,熊猫金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2633.86万元,同比下降526.43%。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前期行业的野蛮发展,留下了很多地雷,在宏观经济和风险波动后引爆并波及各平台,造成整个行业 陷入低迷。

董事失联、未按时披露年报 华凯保险面临终止挂牌风险

北京报道控制权之争、伪造公章、董事流失,华凯保险股东之间的内讧似乎远未结束。 5月6日,财通证券再次发布新三板上市公司华凯保险风险警示公告。 公告内容显示,因华凯保险未能在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自2019年起被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公司停牌。 2019年5月6日,至报告披露后申请恢复转让; 如果公司未能于 2019 年 6 月 28 日披露 2018 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的风险。 目前,公司2018年年报尚未完成,具体披露时间尚未确定。 全年共发布六次风险提示公告,这是华凯保险年内收到的第六次风险提示公告。 1月23日和1月25日,财通证券发布公告提醒称,“华凯保险股东之间存在控制权纠纷,存在严重分歧。华凯保险存在管理不稳定趋势,可能对信息披露产生不利影响。” 关于正常运营和可持续发展。” 财通证券提及的华凯保险股东控制权纠纷仍需追溯到去年6月,2018年6月,华凯保险换届换届,任免詹云硕董事长,吴邦辉任董事长。 总经理任期3年,华盟投资梁松、方军均被“更换”。2018年11月,华盟投资董事会唯一代表陈颖也不再担任华盟投资董事。 华凯保险“因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2018年12月,来自第五大股东安信资产的董立军也提交了辞职报告。几天后,董事会秘书方健 持有华凯保险3.68%股权的,也因“两次不当处理、发布不当事件,严重影响经营”而被免职。 资料显示,詹惠轩是上海昊商的实际控制人,是华凯保险的第二大股东,吴以辉此前是华凯保险的第三大股东陶勤投资的副总经理。 梁松不仅是华盟投资的第一大股东,也是华凯保险的实际控制人。 2013年6月至2018年6月,任华凯保险董事长兼总经理。 何邦辉来自安信资产,第五大股东,也是华凯保险的法人。 2019年1月2日,华凯保险公告,董事会秘书方健因两次“不当处理”影响公司办公秩序,给员工造成恐慌,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他的职位”。 即日起免去董事会秘书方健的职务。 天眼查显示,方健是华盟投资的股东。 1月8日,华凯保险董事会收到华盟投资提交的关于增加临时提案的书面通知,提议增加“要求免去詹继轩、吴宜辉、温国泰三名董事,提名三名董事 《何邦辉、梁松、方军、陈军、梁华公司董事议案》。 1月16日,华盟投资独立召开2019年第一届临时股东大会会议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免去詹继轩、吴以辉、温国泰三名董事的议案》、《关于补选何邦辉同志为公司董事的议案》、《关于罢免公司董事的议案》。 ——《关于补选梁松同志为公司董事的议案》、《关于补选陈军同志为公司董事的议案》、《关于补选梁松同志为公司董事的议案》 华为公司董事”。 1月18日,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再次选举何邦辉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经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上述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变动已于2019年1月18日办理工商变更登记。1月19日,以詹为代表的华凯保险董事会 景硕向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公安大队报告,华凯保险伪造印章。 1月21日,以何邦辉、梁松为代表的公司董事会以华凯保险公司公章和董事会遗失为由申请重新刻印。 且董事会章程已于2019年1月16日作废。1月23日,淘勤投资向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法院起诉华凯保险,要求撤销1月16日的决议。 还是通过了,撤销失败。 2月1日,詹京硕第二次将华凯保险告上法庭,再次要求撤销1月16日的决议。董事失联三个月,直至4月24日,华凯保险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詹京硕 失去联系,华凯保险面临退市风险。 詹京硕不仅是华凯保险前董事长、现任董事,还是华凯保险第二大股东上海昊商董事长、第一大股东。 此外,詹云轩还控制着8家公司。 通过上海昊商和上海林信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影子公司”,分别控制深圳市富网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贵州智汇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汇金融”) “)、嘉兴富网金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无锡富金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福建富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富网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6家公司。 2018年4月,华凯保险从智汇金服拨付6笔资金共计2100万元。 智汇金服是华凯保险第二大股东上海昊商的子公司,实际控股股东詹敬硕。 上海昊商和华凯保险分别持有55%和19%的股份。 如今,智汇金融处于停业状态。 智汇金融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9月其借贷收入月交易额为0,2018年10月月还款额为0。在历史记录中显示,该公司仍有 三个正在“偿还”的投资项目,融资总额为20万元,已完成招标,但项目查看详情页面显示“页面已丢失”。 公司调查显示,深圳富网金服也因无法联系到注册住所或营业地点,于今年3月28日获得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南山局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本报记者曾拨打华凯保险的公众号了解详情,但电话已被提示关机。 纵观华凯保险近几年的经营业绩,也是十分惨淡。 2014年,华凯保险亏损218.76万元。 2016年亏损扩大至1466.7万元。 2017年亏损616.08万元。 直到2018年上半年,华凯保险扭亏为盈。 公开数据显示,华凯保险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3.11亿元,同比增长139.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9.02万元,一年 同比增长157.16%。 但是,公司的经营状况直接关系到股东的博弈和管理层的稳定性。 现在华凯保险的股东控制权之争尚未结束,董事们也失去了联系,公司未来的命运值得关注。 财通证券还表示,作为华凯保险的保荐券商,郑重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今年前三月住户存款增加6万亿近乎去年全年 个人贷款大规模代替企业融资

冉学东 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存款增速下降是大势所趋。 同时,存款存在结构性现象,即单位存款增速放缓或停滞,而居民存款明显增加。 这是中国经济的调整和转型期。 预计会有戏剧性的财务反应。 家庭存款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个人存款,是相对于单位存款而言的。 在央行的信贷资产负债表中,单位存款被称为非金融企业存款。 今年3月,我国家庭存款77.66万亿元,去年12月为71.60万亿元,今年前三个月增加6万亿元。 ,可以看出涨幅最大的是1月份。 其中,1-2月增加5.2万亿元,远超历史同期水平,3月再增加8864亿元,应该与春节有关。 去年前三个月,新增家庭贷款约4万亿元,今年足足增长50%。 不仅是前三个月,近年来,家庭贷款增速进一步扩大。 去年全年家庭存款由2017年12月的64.38万亿元增加到2018年12月的71.60万亿元,增加近7万亿元。 而这个数字从2017年12月的59.77万亿增加到2018年12月的64.38万亿,增加了5万亿,可以看出增速是直线上升的。 在此过程中,单位存款增速有所下降。 今年3月,非金融企业各项存款56.46万亿元; 去年12月为56.19万亿元,前三个月的增幅仅为1000亿元。 存款从2017年12月的54.13万亿增加到56.19万亿,增加2万亿; 非金融企业存款从2016年12月的50.14万亿增加到2017年12月的54.13万亿,增加4万亿,2015年12月为42.98万亿,增加8万亿。 可以看出,增长率已经大幅下降。 这种情况是如何产生的? 按照金融的原理,贷款创造存款,所以可以推断,近年来家庭贷款增速也有所上升,非金融企业贷款增速也应该下降,所以可以上市 最近几年。 用于验证的银行数据。 据媒体统计,2017年上市银行消费信贷增长近20%。 2017年,零售贷款和个人贷款占比上升,尤其是股份制银行。 比如以零售闻名的招商银行,2017年零售贷款占比提升至50.08%。城商行和农商行中,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常熟银行、张家港银行 个人贷款占比提升更为明显。 2017年,上市银行新增信贷资源进一步向零售领域倾斜。 零售贷款占贷款总额的比重提高3.1个百分点。 其中,五大行新增零售贷款仍以房贷为主; 股份制银行新零售贷款进一步向消费延伸。 场倾斜。 此外,住房贷款的增长率也很高。 2017年,5大银行和8家股份制银行增加了个人住房贷款。信用卡贷款也在突飞猛进。 从发卡量来看,2017年多家银行近一倍。民生银行发卡量同比增长119.41%,新发卡1040.22万张,累计发卡量 达到3873.86万。 工行信用发展卡发卡量同比增长107.39%,累计发卡量达1.43亿张; 2017年兴业银行新发卡1,022.43万张,同比增长91.93%,累计发卡3,104.66万张。 2018年,家庭部门贷款占比持续上升,由1月份的31.09%上升至10月底的80.86%。 2018年10月,家庭部门新增贷款5636亿元,占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的80.86%。 企业部门贷款的急剧下降突显了前十个月家庭部门的份额逐渐上升的趋势。 2018年末,五大行个人贷款增速在15%左右; 股份制银行中,平安银行增速最高,达35.90%; 从城商行和农商行看,长沙银行增速最高,达57.26%,宁波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江阴银行增长30%左右。 2018年,5大银行对公贷款增速均出现下滑,其中农行、建行降幅明显,从上年的14.50%下降到5.97%,从9.87%下降到0.84%。 一般来说,企业存款有一半来自投资,投资形成的贷款来源于存款。 家庭存款主要是企业发行的消费信贷和工资收入。 在经济形势波动不大的前提下,可以肯定的是,家庭收入没有明显增加。 增长的话,消费信贷的增加是家庭存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 消费贷款是近年来金融机构的主题。 几乎所有金融机构都将业务重心转向消费贷款。 但是,很大一部分消费贷款不是用于消费,而是进入房地产市场或股市。 对于家庭来说也是如此。 贷款激增的一个原因进一步增加了金融风险。 无论如何,中国经济已经发生了快速转型,在金融业的表现也非常抢眼。 企业融资减少,投资疲软,银行信贷集中在个人消费领域。 这对未来中国宏观经济意味着什么,显然缺乏应有的监管关注。 与金融领域的研究一样,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东旭光电2018年每股收益0.38元 夯实智能制造龙头地位

北京报道,4月29日晚间,东旭光电(SZ.000413)披露2018年度业绩报告,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超预期增长。 全年实现收入282.12亿元,同比增长63.29%; 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1.64亿元,同比增长25.05%。 基本每股收益为0.38元/股,比上年增长18.75%,向全体未分配利润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70元。 统计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东旭光电分别实现营收76.31亿元、172.77亿元、282.12亿元;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连续三年分别为13.01亿元、17.30亿元和21.64亿元。 多年大幅增长,呈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 分行业来看,核心产业光电显示材料业务尤为抢眼。 全板块营收47.16亿元,接近50亿元大关,营收同比增长39.31%。 其中,高科技G8.5高代玻璃基板为自制,成品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52.62%; 备受市场关注的石墨烯产业应用业务为全年业绩贡献1.81亿元,收入同比增长近169.43%; 新能源汽车业务稳步增长,对全年业绩的贡献率为42.58%。 1亿元,收入同比增长69.39%。 各产业板块开花结果显着增长,对整体收入形成了均衡有力的支撑。 与同行业其他智能制造企业相比,东旭光电在2018年充分展现了成长性和爆发力。财报显示,2018年京东方、深天马、蓝思科技分别实现净利润34.35亿元、9.25亿元和9.25亿元。 分别为7.04亿元,ROA分别为1.23%、2.06%和1.77%; 比亚迪、宇通客车分别实现27.80亿元 净利润23.01亿元,ROA分别为1.44%和6.22%,东旭光电以21.64亿元的净利润和3.06的ROA在同业中占据较大的效率优势 %。 业内人士指出,经过近年来高端智能制造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高效布局和发展,东旭光电各产业板块协同发展效应明显,产业优势逐步释放,形成了完整的“研发 ”在高端智能制造领域。 -生产-供应-销售-管理”全价值链良性发展模式,成长为国内领先的智能高端制造企业,特别是每股收益0.38,与行业平均水平相比,未来市值增长潜力为 G8.5代线收入增长252.62% 曲面盖板玻璃成为新增长点 数据显示,2018年东旭光电显示材料业务实现销售收入47.16亿元,同比 同比增长39.31%,其中G8.5高技术含量高代玻璃基板自制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大幅增长252.62%,表明该行业在整体增长的同时,不断优化产品结构,提高盈利质量。 东旭光电一直非常重视关键技术的研发。 报告期内,东旭光电取得了突出的科研成果,液晶玻璃基板和盖板领域的相关装备技术和生产工艺分别获得201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 在强大的科研实力支持下,东旭光电曲面玻璃于2018年顺利投产,前期建成的近500万片产能的生产线已实现量产销售。 曲面玻璃适用于柔性显示领域,是公司顺应OLED柔性显示发展趋势而采取的有力措施之一。 同时,近期公司公告显示,已与国际知名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协议,东旭光电将作为面板制造行业上游企业向全球最大面板制造商供货,并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此次合作将进一步巩固东旭光电在光电显示领域的领先地位,将大大提升公司光电显示材料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和质量。 据了解,东旭光电在曲面玻璃领域拥有坚实的技术壁垒。 是国内唯一一家同时具备盖板玻璃原材料生产能力和热弯技术能力的全球少数企业之一。 弯曲设备的自动化程度也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等级。 公司的盖板玻璃明星产品“熊猫王”成功打破了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长期垄断的局面。 它以优异的性能在国际同行中享有盛誉,曾获四川省专利一等奖。 在产能和市场方面,东旭光电拥有独创的浮法高铝盖板玻璃基板生产线,拥有国内最大、全球第三的高铝盖板玻璃基板产能。 盖板产品经过下游客户精炼后,成功​​进入华为、小米、酷派等国内外知名厂商的原材料采购链,有效提升光电显示材料的利润率。 新能源汽车上涨近70%。 高起点进军机器人领域 2018年,东旭光电新能源汽车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2.58亿元,同比增长69.39%,销售额位居行业前八。 在新能源补贴政策回落带来的行业洗牌效应下,东旭光电凭借自身综合实力成为构建新格局的生力军。 报告期内,东旭光电全资子公司申龙客车首次以严格准入条件成功进入首都新能源汽车市场。 同时,申龙客车顺利通过了奔驰的三项高标准质量检测,获得“车身制造商”地位。 双方联合生产的奔驰底盘客车成功打入香港高端客车市场。 目前,申龙客车已覆盖中国大陆除青海、西藏以外的所有市场,并已批量销往韩国、东南亚、中东、南美和非洲。 旗下全资子公司广西神龙也成功进入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军品供应商名录,推动公司产品进入军品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申龙在氢燃料电池客车的生产制造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核心技术优势。 近年来与东旭光电合作中国领先的氢燃料电池发动机品牌亿华通合作推进氢燃料电池汽车制造,并实现量产供应。 官方资料显示,2018年公司氢燃料电池客车已全面覆盖8米至12米的主流客车车型,其中10米和12米两款氢燃料电池城市客车成功入选《推荐车型目录》 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 目前,申龙客车8.5m和10.5m两辆氢燃料电池客车已交付上海公交系统。 同时,申龙客车中标张家口城市客车采购项目,旗下30辆氢燃料电池客车将在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期间为张家口市民提供绿色出行服务。 申龙客车在市场开拓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也注重技术创新,引领客车发展新潮流。 报告期内,与深蓝科技合作推出全球首款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巴士——熊猫巴士。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对熊猫客车产品给予了高度肯定,并指出,要出口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要创造在国内率先使用的条件,提高性能。 2018年,东旭光电还通过收购商用服务机器人领域的龙头企业三宝创新,高起点进军机器人领域,不断推动高端制造产业链的延伸和升级。 的智能策略。 据悉,三宝创新在机器人室内定位导航、行走避障技术、车轮设计制造等领域均居行业第一。 石墨烯业务同比翻番,同比增长170%。 东旭光电的石墨烯业务持续翻番发展势头。 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81亿元,增长约170%。 营收与研发并重,合作与投资双轮驱动,积极布局创新产品,特别是开发技术含量高、市场前景广阔的石墨烯创新应用产品。 报告期内,东旭光电石墨烯全球产学研合作快速推进,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签署MOU。 目前,两党合作不断深化。 东旭光电成为中国第一家曼陀罗石墨烯工程创新中心一级会员,并顺利进入曼陀罗石墨烯工程创新中心实验室。 合作,共享设备和智力资源,快速启动前沿技术研发,以此为海外窗口开展全球合作。 2018年,东旭光电旗下明硕科技自主研发的明星产品石墨烯“超级灯”销量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其中,“超轻”系列产品之一的石墨烯智慧路灯,已覆盖全国28个省级地区的200多个城市,累计装灯量超过20万盏,年增长率为 超过 50%。 多产业联动协同优势进一步凸显东旭光电起源于光电显示材料制造。 近年来,前瞻布局与战略性新兴产业主业具有很强的协同效应,中国领先的智能高端制造企业已初具规模。 2018年,各产业板块进一步推进、融合发展,协同优势不断释放,有力支撑了东旭光电整体业务的快速发展。 根据据悉,东旭光电围绕自身产业布局,构建了“高端材料-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新能源汽车”的闭环产业链。 新能源汽车结合石墨烯动力电池技术的研发不断推进和调试,技术日趋成熟。 一旦实现成功应用和量产,将同时为两家企业带来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同时,公司将利用自有曲面盖板技术,联合中游面板厂商进军车载显示领域,并将自有新能源汽车业务作为下游车载显示面板应用场景,实现 中游面板厂商车载显示面板产品优先采购应用,有效提升整体业务竞争力。 业内人士认为,在5G通信、柔性显示、氢能汽车产业即将迎来爆发式增长的背景下,东旭光电在这些领域的技术储备和石墨烯新材料等高成长产业的布局将 足以支撑其未来五年的快速发展,使公司迎来新一轮业绩腾飞。 东旭光电董事长王立鹏表示,公司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将原有科研成果转化为产能,充分发挥产业协同效应,渗透智能制造产业链,打造智能高端制造 做大做强,高质量成长 推动持续稳定增长,不断提升公司盈利能力,以优异业绩回馈投资者。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清空兴业信托持股 厦门国贸高价接盘

北京报道称,澳大利亚国民银行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清算其在工业信托中的股份。 12月15日,厦门国贸集团有限公司公告,公司收到《福建省银保监会筹备组关于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股权变动的批复》。 (民银保财富[2018]106号),同意公司收购澳大利亚国民银行持有的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8.4167%的股权。 据了解,今年9月25日,厦门国贸发展公告称,将收购澳大利亚国民银行持有的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8.4167%股权,交易对价11.56亿元,追加金额 (期间利息)。 收购完成后,厦门国贸将成为兴业信托的第二大股东。 厦门国贸表示,兴业信托股份转让后,可提名董事候选人。 因此,公司可以间接参与兴业信托的运营,有利于公司现有金融业务相互协调发展,加快公司在金融领域的业务布局,满足战略需求。 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1月,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澳大利亚国民银行通过转让兴业信托原股东股权投资兴业信托。 2016年3月,经中国银监会福建监管局批准,福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4.21亿元收购澳洲国民银行持有的兴业信托8.4167%股权。 此次将同一股权转让给厦门信托后,澳洲国民银行也宣布完成对兴业信托股权的清算。 值得一提的是,以厦门国贸11.56亿元的转让价格计算,明显比两年前福建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转让的同等股份贵了7.35亿元,增加了175 %。 根据相关评估报告,截至评估基准日2017年12月31日,厦门国贸采用收益法评估的兴业信托8.4167%股权在未考虑流动性折现和少数股东权益折现的情况下进行估值。 人民币 1,319,197,000 元。 ,保费率为3.73%。 也就是说,澳洲国民银行厦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兴业信托股票价格不仅比两年前贵,而且高于实际估值。 对此,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也凸显了信托牌照的稀缺性。 资料显示,兴业信托成立于2009年9月,注册地为福建省福州市,现有注册资本50亿元。 该信托公司也是我国最早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的信托公司之一。 截至2017年末,兴业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9321.65亿元,总资产356.82亿元,所有者权益163.79亿元; 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1.14亿元,净利润14.6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 净利润 14.57亿元。 截至2018年6月30日,总资产351.55亿元,所有者权益166.9亿元; 2018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2.59亿元,净利润4.6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 5.1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