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辽宁增速垫底原因:大行恶意抽贷停贷逼一半工业企业破产(转载)

2014年到2016年,辽宁GDP从近3万亿下降到2.2万亿,但没有出现大规模失业。居民收入略有增加,但行业倒闭。受监管行业的数量和收入都减少了一半。不是14的数字是假的,而是14的数字是真的。然而,工业企业遭遇大规模融资困难,倒闭。看下式,人民收入和GDP减少1/3=总收入减少1/3=总支出减少1/3=采埃孚税费大幅减少企业收入小幅减少个人收入小幅增加=采埃孚采购增加企业投资暴跌,个人消费小幅增加《关于深化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加快推进东北地区经济稳定向好若干重要举措的意见》。 2016年11月17日的《意见》指出,加快推进东北三省地方政府债互换。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对东北地区的信贷支持。对盈利、市场化、有竞争力的企业,要满足合理的信贷需求,避免“一刀切”的放贷和停贷。对暂时遇到困难的优质大中型重点企业,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调,积极缓解资金紧张等问题。 ——————————– “避免一刀切、停贷”。避免,这就是 14-16 所做的。方证实14-16高密银行撤资三年,逼SI给辽宁半数工业企业,然后谎称辽宁自己造假,结果GDP也没那么多。 2年内任何省份GDP暴跌1/3,半数工业企业倒闭,都是神秘的人祸。 14-16 辽宁增速垫底原因:大银行恶意撤贷、停贷逼半数工业企业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