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如何推进教育创新?

据2019年最新统计,我国小学学龄儿童净入学率达到9995%,初中总入学率达到100%,高中总入学率达到888人%。这样的教育成就在世界上是罕见的,更不用说140亿人了。教育整体增长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2015 年的数据,在过去的 20 年中,中国成人文盲人数减少了 13 亿,即 70%。前所未有的广泛普及暴露了我国12教育的公益性质。但也存在一些问题:特定领域的教育资源还比较紧张,围绕知识和考试的教学导致部分学生创新能力不高。中国虽然拥有庞大的教育基础,但从诺贝尔奖等国际顶级学术奖项中获得的却不多。好在,和很多受疫情影响的行业一样,中国12教育也带来了难得的思考和规划的机会。在中国12教育的发展过程中,中外战略差异较大,尤其是在“质变”或“量变”的选择上。发达国家的教育体系建立较早,量变与质变是同步的。基本没有宏观战略组织。作为后进者,“量变”是最直接的答案。在我国整个12个教育完成“量变”、基本覆盖基本完成的前提下,必须从总体战略向“质变”转变。进一步提高教育水平 12. 毫无疑问,“质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在很多发达国家在全国12个教育体系中,“教”显然比“教”更重要。最典型的就是重视过程评价和总结评价。事实上,这种理想化、自由化的教育理念实际上是用来加剧群体分化的。 ,换来少数个别学生的可能,甚至可以说是又一次“不公平”。教师时间不足”也是真实存在的,教师也容易出现“没时间尝试新的教学方法,没有时间学习新的教学技术,没有时间设计教学资源,没有理解和抗拒进一步”的恶习。 12 教育的“坑”不仅是上述问题,还有学生学习主动性不足、校准体系不成熟、资源建设等问题。要突破教育局限发展,不仅要靠资源积累解决问题,只有通过教育环节的技术升级,才能引导教育以最高效率实现跨越式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