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前三月住户存款增加6万亿近乎去年全年 个人贷款大规模代替企业融资

冉学东 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存款增速下降是大势所趋。 同时,存款存在结构性现象,即单位存款增速放缓或停滞,而居民存款明显增加。 这是中国经济的调整和转型期。 预计会有戏剧性的财务反应。 家庭存款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个人存款,是相对于单位存款而言的。 在央行的信贷资产负债表中,单位存款被称为非金融企业存款。 今年3月,我国家庭存款77.66万亿元,去年12月为71.60万亿元,今年前三个月增加6万亿元。 ,可以看出涨幅最大的是1月份。 其中,1-2月增加5.2万亿元,远超历史同期水平,3月再增加8864亿元,应该与春节有关。 去年前三个月,新增家庭贷款约4万亿元,今年足足增长50%。 不仅是前三个月,近年来,家庭贷款增速进一步扩大。 去年全年家庭存款由2017年12月的64.38万亿元增加到2018年12月的71.60万亿元,增加近7万亿元。 而这个数字从2017年12月的59.77万亿增加到2018年12月的64.38万亿,增加了5万亿,可以看出增速是直线上升的。 在此过程中,单位存款增速有所下降。 今年3月,非金融企业各项存款56.46万亿元; 去年12月为56.19万亿元,前三个月的增幅仅为1000亿元。 存款从2017年12月的54.13万亿增加到56.19万亿,增加2万亿; 非金融企业存款从2016年12月的50.14万亿增加到2017年12月的54.13万亿,增加4万亿,2015年12月为42.98万亿,增加8万亿。 可以看出,增长率已经大幅下降。 这种情况是如何产生的? 按照金融的原理,贷款创造存款,所以可以推断,近年来家庭贷款增速也有所上升,非金融企业贷款增速也应该下降,所以可以上市 最近几年。 用于验证的银行数据。 据媒体统计,2017年上市银行消费信贷增长近20%。 2017年,零售贷款和个人贷款占比上升,尤其是股份制银行。 比如以零售闻名的招商银行,2017年零售贷款占比提升至50.08%。城商行和农商行中,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常熟银行、张家港银行 个人贷款占比提升更为明显。 2017年,上市银行新增信贷资源进一步向零售领域倾斜。 零售贷款占贷款总额的比重提高3.1个百分点。 其中,五大行新增零售贷款仍以房贷为主; 股份制银行新零售贷款进一步向消费延伸。 场倾斜。 此外,住房贷款的增长率也很高。 2017年,5大银行和8家股份制银行增加了个人住房贷款。信用卡贷款也在突飞猛进。 从发卡量来看,2017年多家银行近一倍。民生银行发卡量同比增长119.41%,新发卡1040.22万张,累计发卡量 达到3873.86万。 工行信用发展卡发卡量同比增长107.39%,累计发卡量达1.43亿张; 2017年兴业银行新发卡1,022.43万张,同比增长91.93%,累计发卡3,104.66万张。 2018年,家庭部门贷款占比持续上升,由1月份的31.09%上升至10月底的80.86%。 2018年10月,家庭部门新增贷款5636亿元,占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的80.86%。 企业部门贷款的急剧下降突显了前十个月家庭部门的份额逐渐上升的趋势。 2018年末,五大行个人贷款增速在15%左右; 股份制银行中,平安银行增速最高,达35.90%; 从城商行和农商行看,长沙银行增速最高,达57.26%,宁波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江阴银行增长30%左右。 2018年,5大银行对公贷款增速均出现下滑,其中农行、建行降幅明显,从上年的14.50%下降到5.97%,从9.87%下降到0.84%。 一般来说,企业存款有一半来自投资,投资形成的贷款来源于存款。 家庭存款主要是企业发行的消费信贷和工资收入。 在经济形势波动不大的前提下,可以肯定的是,家庭收入没有明显增加。 增长的话,消费信贷的增加是家庭存款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 消费贷款是近年来金融机构的主题。 几乎所有金融机构都将业务重心转向消费贷款。 但是,很大一部分消费贷款不是用于消费,而是进入房地产市场或股市。 对于家庭来说也是如此。 贷款激增的一个原因进一步增加了金融风险。 无论如何,中国经济已经发生了快速转型,在金融业的表现也非常抢眼。 企业融资减少,投资疲软,银行信贷集中在个人消费领域。 这对未来中国宏观经济意味着什么,显然缺乏应有的监管关注。 与金融领域的研究一样,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