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文迪的力量与形象,以及亚裔女性

长直发,单眼皮或丹凤眼,在开合之间缓缓划出一条充满意义和身份的细长黑色眼线。各种风格的轮回中,飘荡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东方神秘气息。西方社会的许多杰出男性,如默多克、扎克伯格、伍迪艾伦、尼古拉斯凯奇……都曾或曾经在远东拥有或曾经拥有过一位散发着神秘气息的亚洲女性。一时间,“亚洲现象”似乎成为西方社会的必然。本月早些时候爆发的邓文迪新丑闻,也让更多人开始思考西方社会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 《纽约时报》4月5日发布了一段亚裔美国人谈论“种族”和“肤色”的视频,采访了一些在美国出生的亚裔美国人。视频的内容确实发人深省,并在 Facebook 上被多次转发。邓文迪其实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问题由来已久,在很多论文中都有讨论。综上所述,西方社会对“他们”的两种刻板印象是中国娃娃和龙女——或“虎女”。前者是指顺从、被动、没有自以为是、完全讨男人喜欢的“娃娃”形象,而后者是指心计女人,充满野心、狡猾、不择手段。实现她的目标。最早被西方媒体称为“龙小姐”的亚洲女性,其实可以追溯到慈禧太后。由于中国是在西方人眼中,“龙”的烙印感特别强,所以当时的中国或中国女性都不可避免地被戴上了这种西方人认为神秘又充满东方韵味的形象。宋美龄和第一位华裔好莱坞明星黄安娜梅被称为“龙小姐”。于是,渐渐地,“龙小姐”这个称号成为了西方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此前的“虎妈事件”和不断发酵的“邓文迪现象”,让“龙小姐”的固有印象成为一种现代的“验证”。这其实是一个可悲的现实:即使在将近一个世纪之后,西方媒体仍然对新兴的亚洲女性有着强烈的刻板印象。几年前,当蔡美儿的“虎妈事件”成为西方新闻时,许多主流媒体——从华尔街日报的“为什么中国母亲总是优越”到纽约时报的“蔡美儿是个懦夫”等等。 . 是负色标题。 1999年邓文迪和默多克结婚的消息在西方媒体传开后,很多人干脆称她为“龙小姐”、“淘金者”。在2011年她的著名耳光之后,她被简单地称为“虎妻”。就连CNN也发表了一篇带有歧视性标题的文章,《弯腰文迪,隐虎》。一家更右翼的英国报纸《每日邮报》也表示,她正在“爬到……亿万富翁的一边”。(社交攀登者)。萨克雷的小说《名利场》中的贝基夏普也使用了同一个英文单词 Social Climber。其实到目前为止,很多人看不起邓文迪的原因,可以用很多人其实希望自己能像她一样来解释。也是坐飞机,从此一个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看似无望的背景中走出来,抓住生活中几乎每一个机会。不愿认输,根本不给自己舔伤口的时间。虽然每个人都在弄清楚像她这样的女人如何经常受到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男人的青睐,但她可能正在抓住她生命中的下一个机会。相比之下,东方女性的另一种刻板印象是“温顺、被动、听话”的“中国娃娃”。被誉为“殡仪馆女王”的美国颓废女歌手Lana Del Rey,在歌曲《Without You》中有歌词“I can be your China Doll”,意思是“我可以做你温顺的中国娃娃(任你摆布)”。类似的意象最初是在 1970 年代大卫鲍伊的《中国女孩》中确立的。这首歌的音乐视频现在似乎很种族主义。除了那个烦人的《我的小中国女孩》(My little China girl),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歧视行为:用双手把眼睛拉小,以此来嘲讽亚洲人眼睛小。这样的举动在今天的西方社会实际上会被认为是非常粗鲁的。录像带中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萨米”场景,烙上了西方人对中国的另一种刻板印象——大米。 Lana Del Rey 是一位现代歌手,体现了美国曾经的奢华复古氛围。她的歌曲充满了讽刺的张力和对女性角色和身份的深刻思考。因此,她的许多歌词都具有讽刺意味。同时,她的歌曲画面感非常强,会在其中塑造出强烈鲜明的人物形象。歌词中充满了“全世界都在她身上”的绝望态度,因此被中国媒体称为“殡仪馆女王”。从中可以看出,她的歌词展现了“中国娃娃”的刻板印象在西方人眼中的根深蒂固。然而,也正是“柔顺”这个非常肤浅的性格,让亚洲女性在西方社会。还有一层优势。顺从,这是西方女权主义者特别批评的性格特征,不得不说,很多亚洲女性确实是骨子里生的。在男权意识很强的环境中长大。社会,他从小就听从父亲和哥哥,长大后听从伴侣。当然,这种“中国娃娃”也有性格觉醒。严歌苓1992年的小说《少爷》《女小玉》表现出一种中国女性开始对身边的男性产生的有意识的反抗。当然,这在今天已经发展得更多。然而,换个角度解读,这两种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也蕴含着一种不为人知的白人男性对东方女性的迷恋。 1960 年的电影《苏丝黄的世界》将这种魅力变成了公众讨论的时尚。而这种难以形容的痴迷一直持续到今天。迄今为止,英国电视频道香奈儿4号纪录片中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你可以把一个女人带出中国,但你不能把“中国”带出一个女人。这可能是亚洲女性,尤其是中国女性,在西方社会具有特殊光环的原因。他们出于各种原因离开中国,但出于某种原因,他们身上的东方色彩永远不会被冲走。套用《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列夫·托尔斯泰的话,“不幸的女人都是一样的,但快乐的女人是不同的”。除了这两种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之外,今天的西方社会还有一个不依附任何刻板印象的亚洲女性。扎克伯格的妻子普莉希拉·陈与邓文迪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线。作为出生在美国亚裔餐厅的二代移民,Priscilla Chen 和很多亚裔孩子一样,认为在美国社会为了站稳脚跟,阅读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出路。所以在她 13 岁的时候,她问公立学校的老师如何进入哈佛(美国公立学校一般都是贫困家庭的孩子就读,录取率远低于私立学校,学费更贵) ),她后来真的考上了哈佛。刻板印象对今天的亚裔美国人社区的影响仍然巨大而令人不安。在《纽约时报》发布的 Op-Docs 系列视频中,一名韩裔美国女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有人打电话给她时,她能听到电话里传来她的韩国气味。一位亚洲男人说,他对“种族”的第一个概念来自于他很小的时候,当时他天真地向一个他非常喜欢的白人小女孩表白:“珍妮丝,我爱你!” “你的脸色就像屎一样!”供认不讳的小女孩生气地回答。同样,人在国外的时候,如果当地人问你“你是哪里人”,这其实也不太礼貌,也是很多东方人经常不喜欢的问题。因为理论上每个人都会说英语,为什么人们经常被问到“他们从哪里来?”只是因为肤色不同。美剧《超级侦探》中也有类似的场景。 “你从哪来?”问身陷囹圄的“白人至上主义”犯人。 “加州南部。”被问到的韩裔美国警察赵无视了他的字面意思。这可能是处理刻板印象的有效方法——忽略它而不要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