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劫难的中兴通讯 敢问路在何方

6月29日消息,今天上午9点,中兴通讯2017年度股东大会在深圳总部召开。李子学、李步青、顾俊英、朱为民、方荣被提名为中兴通讯新任执行董事蔡曼丽。 、鲍玉明、吴俊东被提名为独立董事。这是中兴受到处罚以来,首次涉及高层人事调整的会议。事件发生以来,中兴通讯董事长一职实际上一直处于真空状态。 Li Zixue, who has just been elected as the new chairman of ZTE, was previously the secretary of the party committee and deputy director of the Xi’an Institute of Microelectronics Technology.中兴在股东大会上宣布更换董事长并不奇怪,但有趣的是,中兴新任董事长李子学和此前被任命为中兴党委书记的田东方都是.两人都在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工作,两人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对于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院(771所)的两名高管,业内普遍猜测,中兴此举是为了加强中方在高管层面的议价能力,因为此前美国部门安排的合规团队of Commerce(美国商务部)已经入驻中兴通讯。 ,将监督中兴通讯的各项业务活动。扎根中国的高层管理团队,将帮助中兴通讯在经营管理活动中保持实际的主导控制地位。此外,中兴通讯创始人、退休的侯为贵也是771院出身,因此业界猜测是侯为贵推荐他的得力助手接任中兴通讯的高管。帮助中兴通讯把握企业经营的正确方向,渡过危机。至于侯为贵为中兴跑来跑去,业内普遍认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侯为贵年纪大了,已经不能一个人做所有的事情了。他总是在子弹的前线,必须找到一个可靠的接班人。田东方任中兴通讯党委书记,李子学任董事长。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反对。毕竟,在中兴通讯与中兴通讯达成的和解协议中,并没有具体限定这两个职位应该由谁担任。不过,相信当事人已经获悉,田东方以前是771的主任,李子学是副主任、党委书记。他们仍然很接近,应该有一个计划。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该行动仍在和解协议的框架内,发生的变数并不多。但另一方面,中兴通讯确实经历了巨浪。 6月13日,也是中兴通讯股份与股票同时停牌后的第57天,也是中兴通讯经历漫长而焦急的停牌,迎来复牌首日的第一天.但中兴的股票毫无悬念地下跌,飞落三千英尺。股价跌停,收报28.18元,股价下跌41.56%,收报14.96港元,中兴市值瞬间蒸发40%。除了凭空出现市值大幅缩水,中兴通讯还将付出更加痛苦和屈辱的代价。中兴通讯被处以 14 亿美元的天文数字罚款,并责令中兴通讯在 30 天内更换公司董事会的所有高管。在10年监管期的严格监管下。不管中兴通讯蒸发的40%的公司市值什么时候能回升,如果说22.9亿美元的罚款总额不仅创下了最高罚款记录,而且已经远远超出了中兴通讯的可容忍范围。根据中兴通讯2017年年报数据,该公司全年净利润约7亿美元,这也意味着中兴通讯数万名员工白白工作了至少三年,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中兴通讯怎么了,它遭受了这场灾难。稍微回顾一下,就在两个月前,商务部的声明还在我们耳边。 4月16日,以中兴通讯违反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为由,宣布禁止美国公司在未来七年内向中兴通讯出售零部件。中兴通讯是美国公司吗?当然不是。但中兴通讯将成为第一家受美国政府监管的中国科技公司,最重要的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美国合规团队在入驻中兴通讯时,也按照美方的意图完成了对中兴通讯的各种调整。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十年的监控,中兴通讯可能已经转变为一家真正的美国公司。或许还有人在庆幸,对于中兴来说,能逃过当下的灾难,是祸中福。然而,面对灾难的余波,中兴通讯未来将成为一家美国公司。中兴还有机会卷土重来吗?虽然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毫无疑问现在是真正决定中兴通讯未来命运的时刻。让我们盘点一下中兴通讯目前的财富。尽管损失如此惨重,中兴通讯的核心实力,高达3万多R